七年后再见鼻屎

鼻屎不是传统的鼻屎,而是朕的高中同学。朕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开始叫他高鼻屎,反正当时叫着都觉得很恰当,久而久之就鼻屎鼻屎的习惯了。
鼻屎以前最大的特色一个就是吼的起,一个就是拽瞌睡,还一个就是瘦。到底瘦到什么程度?当时他已经很习惯把手捏成一个拳头放在屁股后面的包里面充当假屁股了。
不过昨天再见他,确是着实闪了我一下。
推看宾馆的门,很习惯的看见床上横七竖八的倒了几个人在打扑克,就是看不见鼻屎在哪里。勿闻一声:“超哥!” (不才,以前的绰号叫超哥,木哈哈哈哈),循声望去不见他物,只见一个鸡蛋般的脸庞。
“你在吃什么东西么?”
“没有啊”
“那你脸怎么鼓的这么高?”
搞了半天原来是脂肪,我还以为是一边包一个枣子呢。。。 七年没见,相传我到是没怎么变,不过鼻屎的外形已经彻头彻尾的人民公仆了。
然后又是把森森喊出来,大家腐败了一把,叹了一把当年HAPPY的往事,然后手机骚扰了一下马同学(绰号以马开头的孙姓同学,绰号叫的是相当的习惯以至于鼻屎根本都记不起别人的真名)。
后护送鼻屎回到下榻的公仆宾馆,有幸见识了一下“女大学生按摩”,“外国风情按摩”的联系名片,上面公正的写着:“开正式发票”。
oh yeah, 公仆们真操劳,国家补贴一下还是应该的。
Advertisements
  1. #1 by Joan on December 18, 2007 - 2:44 am

    我们班有个人叫“眼屎“。刚好可以凑成一对。 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