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万五千天 – 郑渊洁

 

    他是一粒尘埃。她也是。
在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上,并存着无数个世界。有人类世界,有植物世界有空气世界,有水的世界……
我们的这个主人公,属于尘埃世界。
在地球上,尘埃世界和人类世界有着最密切的关系。你居住得房间里,有无数亿粒尘埃和你为伴。当阳光射进你的房间时,你会看见泛着亮光的尘埃缓慢而优美的在空中盘旋,像宇宙里的星河。尘埃的寿命极长,它们可能在空中飘浮数世纪。在你的家里,可能飘浮着秦始皇统一中国时兵器相撞产生的金属碎末,也可能有美国首届总统华盛顿宣读<美国独立宣言>翻搞时从光滑纸面上脱落得微小黏土粒子。从这个角度数,我们每个人的住所都是一座珍贵文物博物馆。我们的房间里汇集着我们这个星球的全部历史。
他叫泽,是地球尘埃世界中的一员。泽不是土生土长的地球尘埃,他的籍贯是哈雷彗星。五亿年前的一个偶然机会,泽飘落得地球上,不知为什么,他喜欢这个星球。在地球还荒芜的一无所有时,他就觉得它有生气泽不喜欢只在自己的世界里生存,它愿意和别的世界交叉共存。泽的选择是正确的,他目睹了地球上陆续出现的植物世界,动物世界,微生物世界的全过程。泽每天都兴冲冲的穿梭于各个世界之间,极享受地欣赏着每一个世界的不同和共同。
当初,泽的弟弟妹妹挑选去火星定居,它们至今还孤独寂寞的打发日子。
泽的运气好。
这天,泽栖息在一条宽阔道路旁的一盏路灯上。他暇意的注视着疾驶而过的各种各样的汽车。泽佩服人类的智慧,他没想到这些几十万年前的猴子今天居然能把石头 (矿石),石油和橡胶揉合在一起攒成汽车,然后坐在上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石头在地底下是不动的,可人类楞是让它动了起来。泽悟出了一个道理,人类之所以能统治地球,就因为他们让不动的东西动了。
一阵悠扬的音乐从路旁的一座建筑里飘出来,旋律很美,泽听的入迷。
“真好听,不知这曲子叫什么名字?是谁谱的?”泽身边传来赞叹声。
泽扭头看,是他的同胞。“你好,我叫泽。”泽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亚。”她说。
“我的祖籍是哈雷彗星。”泽说。
“我看你就象老外,我可是原装地球尘埃。我是周口店北京猿人取火种时产生的炭末尘埃。”亚说。
“地球变化真大。”
“在你们哈雷彗星,没这么好听的音乐吧?”
“我一直没回去过。”
“如果能知道这二首曲子的名称就好了。”亚说。她知道对于尘埃来说。想知道人类的乐曲名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泽决定帮助亚满足这个心愿,他毕竟在地球上生活了五亿年,积累了一些驾驭自己
行动的经验-尘埃行动不取决于自己的主观意愿,取决于客观因素,如风力风向等等。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打听。我会让你知道这两首曲子的名称的。”泽说。
“如果能知道是谁谱的就更好了。”亚说“我会的。”泽说亚信任的点点头:“谢谢你。”
泽观察了一会风向。他抓住了一个机会,离开了路灯,驾着一阵微风,朝那座传出音乐的建筑靠拢。
这是一座音乐厅,音乐会正在进行之中。
泽成功的飞进了音乐厅,他从无数个同胞的间隙中挤到了舞台上空。
泽选择了指挥的眉毛作为着陆地点,因为在那儿能看到指挥面前的那个大本子。泽判断,曲目和作者的名字都会出现在那蓝皮的大本子。着陆没成功,指挥的头总是不停的摆动。而且频率极高。不得已,泽只好落在指挥的鼻子上。泽知道,鼻子这个区域对尘埃来说比较危险,人类抚弄鼻子比抚弄脸上其他器官的可能性要大。
泽看清了,一首曲子名叫<回忆>。作者是德拉德尔。另一首名叫<天鹅>作者叫圣桑。
“难怪我们爱听!”泽想,“我们尘埃最自豪的是漫长的历史,没有历史怎么回忆?天鹅能飞,我们也能飞。其实,天鹅是放大的尘埃,我们是缩小的天鹅。”
正当泽准备离开指挥的鼻子时,险情出现了。
一股波涛汹涌的洪水从天而降,朝泽扑来。那是指挥额头上的汗水。这股汗水从指挥的额头穿过鼻梁直泄而下。不知道为什么指挥不去干涉它。如果洪水黏住泽,泽就别想在两个小时之内摆脱指挥了。
就在洪水马上要淹没泽的一瞬间,泽借助于指挥的一次猛甩头动作,离开了指挥的
鼻子,来到了空中。
泽又一次为自己的运气骄傲。好运气已经跟了他五忆年了。
当泽飘道音乐厅的出口时,他傻眼了,外边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泽判断风向后知道,他不能出去。如果现在他出去,他将被风吹走绕地球一圈儿后才能回到那盏路灯上。
暴风雨停歇后,泽飞道路灯上。亚不在。
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卷走了她。
泽不知所措的在路灯上四处眺望。他答应了亚。告诉她那两首曲子的曲名和作者,可她被风吹走了。
泽不轻易许愿,但凡他说过的,一定要兑现。
茫茫世界,芸芸众生,泽不知道到哪儿去找亚,不知道这次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泽毕竟在地球上生活了五亿年,他清楚,作为生命,最重要得就是要活的心里踏实。如果他不把<天鹅>和<回忆>告诉亚,他今生今世将不会踏实。
泽决定找亚,他要告诉她,那两首曲子是<天鹅>和<回忆>,作者是圣桑和德拉德尔。他答应她的。他告别了路灯,踏上了找她的征程。
泽根据刚才那场暴风雨的风向,首先选中了路旁的一座摩天大厦,他认为亚有可能被风吹到了这座大厦上。
大厦的外表是玻璃制成的,泽花了半天时间沿着大厦外部飘行,没有找到亚。
泽从一扇开着的窗户飞进大厦,这是一间宽敞豪华的办公室,一位光头男士正在打电话。
“请相信我,那批货昨天晚上已经发出。”光头男士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
“对对,请你现在就去银行将款拨到我的帐号上,咱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光头男士挂上电话。
“卢总经理,那批货咱们还没发呢。”秘书小姐在一旁提醒光头男士。
“他们信了,钱到手了再说。”光头总经理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泽看出,这位光头总经理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他是靠坑蒙拐骗和说话不算数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
泽奇怪,这样的人怎么会在这么豪华的办公室里办公?泽在地球上生存了五忆年了,他是一天一天看着人类长大的,别看人类的数量有50多亿,可在泽眼里,人类中只有2种人:说话算数的和说话不算数的。泽还悟出一个道理,这个星球是属于说话算数的人的,说话不算数的人终将被遗弃。
电话铃响了。
泽正准备到别的房间去,好奇心使他贴在门上听秃头总经理接电话。
“你说什么?”秃头总经理一脸的惊恐。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秃头总经理声嘶力竭地喊叫。
秘书小姐忐忑不安地注视着咆哮的上司。
秃头总经理蔫了,他有气无力的放下电话听筒。
“卢总,怎么了?”秘书小姐小心翼翼的问。
“银行说,咱们已经破产了!”秃头总经理再也牛不起来了,他现在负债几百万元,比一文不名的穷光蛋还穷。
泽不惊讶,近一千多年来,他见过无数次人类经商的场面,他曾经在一个亿万富翁的家里呆过三年。商场淘汰过无数个商人,最终留下来的,都是守信用的人。
第一天,泽没有找到亚。
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这座大厦的每个房间都找遍了,没有她。
泽离开大厦,继续找亚。
为了提高效率,泽钻进一辆汽车,满城转着找她。
“喂,你在找什么?”一位同胞问泽。
泽回头一看,是一只尘螨。
泽告诉他。
“这可不大容易,她如果被风吹到飞机上,现在可能在地球的另一边呢。”
尘螨的想象力还挺丰富。
“我会找到她的。”泽自信的说。
“你们是朋友?”尘螨羡慕亚有这样的朋友。
“不,只说过几句话,陌生人。”泽说。
为了兑现和陌生人许下的一个不那么重要的诺言,泽竟然下决心满世界找她。尘螨立刻对泽肃然起敬了。他知道,如果泽是人类,起码也能当上联合国秘书长,人类世界将由此大步伐前进。可惜现在任的头头脑脑说话不大守信用。
“你就住在这辆汽车里?”泽问尘螨。
“是的,我已经住这儿定居两年了。在汽车里住着挺舒服,不用动,能周游各地。”
“是不错,还不怕风吹雨淋。”
“主要是我离不开人类,我得靠人类身上脱落得皮屑生存。你不喜欢人类?”
“地球上的东西我都喜欢。我曾经跟踪过人类的一个成员。”
“跟踪?”
“就是从他出生开始,一直跟到他去世为止。”
“他活了多久?”
“76岁““你跟了他75年?”
“我来地球已经5亿年了。”
寿命有限的尘螨立刻对泽刮目相看。
“你是亲眼看着人类从无到有混到今天这样的?”
“对““你觉得人类怎么样?”
“很聪明,但也干一些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的蠢事。”
“你举个例子。”
“人类能造出飞机和汽车来,可他们却蠢到一生为了各种票证活着。”
“票证?”
“就是用纸印成的各种证明。”
“干吗为纸活着?”
“就拿我跟踪的那个人来说吧,他出生之前,他的父母要给他准备好出生证。他出生后,给他上户口。他上学,为了拿文凭。他工作,奋斗各种职称证。结婚时,要结婚证。住房时,要住房证。开车时,要驾驶证。所有人丛出生到离世还都喜欢钞票。想出国的,要有护照。最终,人死时,要死亡证。”
“人类是地球上最聪明的,也是最愚蠢的。”
“跨度真够大的,好事坏事全让他们占了。”
泽一边和尘螨聊,一边注视着车窗外边。
汽车停在了机场。
“我乘飞机去别的地方找找。”泽同尘螨告别。
望着泽离去的身影,尘螨忽然觉得自己活的挺没劲。他羡慕泽这种活法。
泽已经找了83年,没有找到她。
这期间,他去过非洲,到过南美洲,还在太平洋上飘浮过12年,他到过人类无数个庭,都没有找到她。
泽遇到过好多次险情。有一次,他被关在一个密封的房间里呆了7年。
那房间的主人喜欢空调,死活不开窗户,后来,泽是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吸尘器“越狱“的。
泽羡慕人类的传播手段,他曾幻想在人类的报纸上登一条寻人启事。
他到过报社,生活在那里的同胞告诉他,这里是地球上最干净的厕所
泽继续找她,50年过去了。
泽接触过人类的无数个成员,有总统,有乞丐,有赫赫名人,有无名鼠辈,有亿万富翁,有穷光蛋。泽发现,人活着最重要得不是金钱地位而是心里踏实,他见过一个名人天天晚上作恶梦。
泽发誓一定要找到她,否则他心里永远不能踏实,他要找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500年过去了,泽没有找到她。
这500年,泽穿梭于地球各地,他目睹了人类社会的进步,目睹了人类观念的变化。
500年前,人类崇尚金钱。现在,人类的最高行为准则是守信用。不轻易许愿,一旦许愿,必须兑现。
泽更加迫切的找亚,他甚至去了南极和北极。
没有哪一粒尘埃象泽这么全方位的搜索地球,没有哪一粒尘埃这样几乎接触过人类的每一个人类成员。泽兑地球越了解,对人类越了解他就越发坚定找亚的信念。泽已愈发悟出一个真理:信用是宇宙的最高准则,没有信用,就没有宇宙。地球和人类都是造物主的承诺。
900年过去了,泽还在找。他几乎认识我们今天每一个人类成员的后裔
泽为人类的后代大大超过了他们的祖先而兴奋。泽经常乘坐人类无人驾驶不烧汽油的超级汽车四处找亚。
在一辆汽车里,泽又懈逅了一只尘螨。
“几百年前,我在汽车里见过一只尘螨,也许是你的祖先。”
泽说。
“你这样不辞辛苦的找她,如果她已经不存在了呢?比如说,被人吸进了呼吸道。”尘螨说。
“那我也要找,一直找到我离开这个世界。否则我将无法安宁。”泽说。
尘螨敬佩泽的品格。
1000年过去了。三十六万五千天。
泽今天的任务是搜索这座苹果园。
他在一个苹果上找到了她。
“亚,你好。”泽松了一口气。
“你好,泽。”亚并不惊讶。
“那两首曲子,一首叫<回忆>,作者是德拉德尔。另一首叫<天鹅>,作者叫圣桑。”泽一字一句地说。这段话。经过了三十六万五千天的酿制。
“谢谢。我知道你会告诉我的。”亚说。
“再见。”泽向亚道别。
“再见。”亚说。
泽迎着阳光飞舞到空中,他真切的感受到成功的喜悦。这才叫成功。
和这种成功比起来,知名度和金钱不值一提。
泽踏实地继续在地球上生存。

Advertisements
  1. #1 by Eddy on August 2, 2009 - 12:33 am

    …………….

  2. #2 by Lu on August 2, 2009 - 3:10 am

    This story was writen many years ago rite?

  3. #3 by Xiang on August 2, 2009 - 7:58 am

    i remember i read it when i was 9-1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