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erlin

2016.12.20 Todesfahrt auf Weihnachtsmarkt

德国今年真是多灾多难。在倒数第二周,居然碰上了难民开卡车冲击圣诞集市的惨剧,而且发生的地方就是离我家最近的Breitscheidplatz。

愿逝者安息。

Advertisements

, , , , ,

Leave a comment

2016.12.16 散伙照

不知下次该是何年何月我们四个才能再聚在一起。

DSC02865.jpg

, ,

Leave a comment

2016.09.03 扬帆出航(不是那么容易的)

上周尝试了舞龙,这周顺理成章的应该玩一下帆船了(笑)。

帆船的技术含量还是挺高的,幸好同事Mark是个有“驾照”的老船长,老船长可是比老司机还厉害的,我和老婆就顺船打了盘酱油。

六个小时在柏林Wannsee的水上漂着,航行了15公里左右,连帆船的门槛都没入。除了正确的使用风帆以外,还要辨认风向,辨识来船,了解水位深浅,判断行船“路权”,等等等等。我是学不了了,就索性跟着船长打酱油。

行船时也一直提心吊胆的(Wannsee湖上周末那个拥挤啊)。不过自己坐着不动,船单靠风力就快速安静的前进的感觉真的很酷。迎面风的话速度感比较明显,但背风时明明速度很快,但由于在缺少参照物和风感的错觉下,对速度的判断就变得比较棘手了。

IMG_1710

, ,

Leave a comment

2016.08.27 Dragon Dance

打算去Winterfeldplatz的周六集市吃个早饭的,走到半路看热闹时被拉去舞龙舞了半个小时。莫名其妙的。

img_1695
跟同志们道别后,顶着一身大汗继续前往Winterfeldplatz,希望集市还没收摊。

, ,

Leave a comment

2016.08.18 夏天转瞬即逝

柏林今年的夏天真是来得迟去的早。

,

Leave a comment

2016.08.07 Napalm Wings

从一同事那儿听说柏林有家汉堡店叫The Bird,其Napalm Wings烤翅非常有名。Napalm就是当年美军用在越南人身上的凝固汽油弹,取这个名字就想说明一个道理,点这道菜就是找死。我今天协同老婆就找了一盘死。

菜单6个起跳,也可点12个。服务员的再三警告也抵不过我年少气盛,“我一成都来的爷们儿会怕辣?” 服务员走开时的语气是唏嘘的,表情是无奈的。

DSC02414

重要的事情别人说3遍,我就只说一遍,“没事不要点Napalm Wings。” 真的很辣,很辣很辣,我六个小时后肠胃还在翻滚。而且鸡翅本身没被腌过,除了辣之外没任何味道了,这让我有点不能接受。老婆咬了一口就吃不下去了,我在吃完三个后决定放弃,身体要紧。

话说回来,这家的汉堡包相当好吃,菜单非常搞笑。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