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7 Auf Wiedersehen

拖了快五年,今天终于从博世离职了。

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样的环境不适合我,走终究是要走的,只是时间问题。但头两年的坚持是因为一份工作至少两年的原则;第三年的延期是对德国工作环境的幻想;第四年则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时间而拼命想做出一个项目(虽然最终还是给管理层拖死了);到了今年则是对公司彻底死心,熬到年终分红后就毅然提出离职了。我在给人力资源的反馈中写道

“… no clear strategy, nor commitment to whatever shortlived ‘strategies’; making decent products is clearly not the top priority.”

回想我2012年入职的时候,还是个对未来智能方案充满幻想的青年,也做过主动跟老板要工作做的“蠢事”。五年的光阴不仅慢慢耗尽我的冲劲,也慢慢抹平我在之前的工作积累起来的大量的自信心,有时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再不走就真的是温水煮青蛙了。

庆幸的是,在什么都慢的博世,离职程序倒是出乎意外的顺利。

Leave a comment

2017.06.12 David Copperfield (not the Magician)

断断续续的用了半年时间,终于读完了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

刚开始还真有点不适应两百年前的英语,感觉有点像读惯了白话网络文学的中文读者回头去啃晚清小说,虽然语言类似但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自然。两百年的时间里某些单词的含义也经历了明显的变化,印象最深的便是 ”gay” 和 “want”。

狄更斯经常使用 “gay” 来形容心情高兴,这层意思在现代英语几乎完全消失。We had a gay old time down at the dance hall.

而 “want” 在大卫科波菲尔里更多有“缺乏”和“需要”的意思,而非“想要”。比如,For want of anything better to do I read newspaper for a while.

不得不说,虽然起步不易,但读到后面小说却越来越引人入胜。昨晚晚饭后硬是一口气冲刺读完了最后四章才意犹未尽地把书放下。

,

Leave a comment

2017.05.24 北台湾十日

网上能找到的台湾游记不是八日游遍全台湾,就是一天一个酒店的折腾,对我完全没有参考价值。本来打算十日里除了台北再去体验一下花莲乡下的,后来我都觉得搬来搬去麻烦,最后索性决定干脆就扎根台北了。

机票是提前两三个月定的新航,价格还算公道。在airbnb找的连住九晚的公寓也因为入住超过一周享受了个25%的折扣,价钱优惠的不要不要的。台湾的通信费也便宜的令人发指,中华电信的十日旅行套餐只要五百新台币,无限流量,支持热点共享,还送通话费!配上在机场就可以买到的悠游卡,台湾十日的必要条件就齐活了!

因为去之前完全没做什么功课,也没有换房的压力,于是乎我们每天都是昏睡到十点才慢腾腾的起床,确定当日出行计划,等到出门最早也都是午饭时间了,而对此我丝毫没有负罪感,完全享受其中。

总结一下行程。抛开前后花在飞机上的两日,八天玩北台湾其实还是有点赶。

  • 第一日,蒋介石纪念馆。可以看看卫兵换岗,当日太热。
  • 第二日,台北故宫博物院。非常不错,管理的很有国际水平,我还能在这儿待一整天。
  • 第三日,九份。台湾的Pocitano。
  • 第四日,北投和淡水。其他的没什么印象,但离北投车站不远的豆花真的好好吃好好吃啊。
  • 第五日,西门町,永康街,101。吃吃吃,吃吃吃,101没意思。
  • 第六日,莺歌。九份安达窑的店员介绍的地方,台湾陶瓷重镇,我差点剁手个江玗的汝窑杯。
  • 第七日,国父纪念馆,台北信义。听我一句劝,如果你那位是买买买类型的,就不要来信义了。
  • 第八日,忠孝敦化。很不巧,台北当天暴雨了,不然这边的小巷小店逛起来应该挺有意思的。

连续十天暴饮暴食,结果只长了两公斤,我还算比较欣慰。

, , , ,

Leave a comment

2017.05.04 Life is Strange

Recent years have seen the release of a number of so called ‘interactive film’ games, in which gamer’s decisions affect the outcome of the gameplay.

My first game in this genre was ‘Heavy Rain’ back in 2015. It was quite a novel experience to me, but somehow it lacked the excitement of a conventional video game (allow me to label it this way for the lack of better term).

The second game, ‘Beyond: Two Souls’, produced by the same company Sony Entertainment, offered noticeable improvements in pretty much all aspects, especially the story-telling, though I would say it is still not a must-try.

My third game ‘Life is Strange’ by Square Enix takes the genre to a whole new level. I just completed it last night and my oh my… It is fantastic! The story is so well scripted, cinematics perfectly executed (by the gaming standard), and controlling well calibrated that I actually don’t mind to give it a second play through. I was able to enjoy it a lot more than the aforementioned 2 games because LiS somehow gave me the feeling that I was free to make decision, any decision, without needing to worry about potentially messing up the ‘true ending’. This level of freedom, in my hindsight, could only be the result of the pursuit of quality in every aspects of game design and production.

The only complaint, the conversation near the end of the game can be necessarily tedious. For this reason, I rate it 4.5 out of 5.

, , ,

Leave a comment

2017.04.26 Lam Yeo Coffee Powder Singapore

两年德国生活宠坏了我的味蕾,原本还能接受的星巴克豆子现在已经变得难以下咽。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嘴真的变刁了,刚开封的豆子都觉得隐隐的有着一股霉味。在新加坡找一间像样的咖啡豆烘培店就成了当务之急。

于是老婆推荐了 Lam Yeo Coffee Powder (南洋咖啡粉店)。

别被这间店的南洋老旧风格给蒙蔽了,他家的东西真的很正,而且只卖星巴克一半的价格。上个星期六第二次去那边买豆子时,跟老板谈及我正在尝试煮土耳其咖啡,但苦恼于家里的磨豆机研出不了非常细的粉。选好整豆后老板竟然提议用自己的机器帮我磨个小包装先试试看,事后还聊了许久关于咖啡的种种。现在的新加坡,真的很难找到这样的店家了。

, ,

Leave a comment

2017.04.25 Croatia. Full of Life.

偶然发现去年的克罗地亚之行还没有文字记载,这段时间有空趁东西还没有忘完,赶快把作业交了。


新加坡旅游局的官方宣传口号是 Uniquely Singapore,译为独特的新加坡。在这片热土生活了十多年,我觉得除了热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反而我们在去年秋季前往的克罗地亚让人感觉耳目一新的独特之处。

克罗地亚地处亚得里亚海的东面,和海对面意大利相对平坦的东岸比起来,这边的海岸线要崎岖险恶许多。单看地形,整个克罗地亚都有点意大利著名的阿马尔菲海岸的感觉,不同的是缺了意大利建筑的多彩和精致,多了克罗地亚特有的粗犷。

这个国家所处的巴尔干半岛一直是人类文明大熔炉的所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门派,看看该地区的地图就一目了然。我这么肤浅的人也说不清楚复杂的历史,反正记住从克罗地亚北部的旅游城市 Split 到南部著名的 Dubrovnik 是必须要穿过波黑。是的,就是那个小时候新闻联播经常提到但谁都不知道在哪里的波黑;是的,克罗地亚是一个活生生切成两半的国家,你说独特不独特。

对生活在德国的我们来说,到克罗地亚旅游需要克服的唯一问题便是外汇(想当然的认为欧洲国家都用欧元的人机场降落后当场石化),写做 Croatian Kuna (HRK), 读作“哭呐”。当地人不像其他老牌欧陆列强那么抗拒用英语交流,所以总体的旅游体验比德法意好也不足为奇。我们一共在克罗地亚的 Split, Hvar, 和 Dubrovnik 待了一个星期左右,真心想待久一点。

相对于克罗地亚存在感为零的首都 Zagreb, Split 的在游客中受欢迎程使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误以为它是克罗地亚的首都。靠海的 Split 可玩的地方实在多,城中心有古罗马时代的遗迹和漂亮的旧城区;向东北走有著名的 Klis 堡垒,一个两千多年的堡垒,同时也是权利游戏中奴隶城市 Meereen 的取景地;向南出海的海岛城市选择就更多了,我们临时选择去的 Hvar 就至少可以浪一天(此刻向做足准备工作的老婆敬礼!)。

Dubrovnik 则是克罗地亚另一个游客密集的旅游胜地,权利游戏里 King’s Landing 之所在。我一般比较反感所谓的旅游城市,但也不得不承认 Dubrovnik 实在太棒,就算是人挤人也一定要去(更何况与中国的景点比起来其实也不算怎么拥挤)。从 Split 出发的旅游大巴会顺着克罗地亚崎岖的海岸线南下,一路的亚德里亚海景让五六个小时的旅程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

Dubrovnik 作为一个旅游城市,酒店相对来说比较贵,这里我特别推荐我们的 Airbnb – 海景房自带花园及五分钟步行可到的两个海滩。哦对了,夏天去克罗地亚的话一定记得带泳衣,要不像我一样后悔莫及。另外,拍摄古城全景的最佳方式不是搭缆车上山鸟瞰,而是在早上步行上古城以东的居民区往回拍,记得一定要12点以前。

总体说来克罗地亚是一个非常值得一游的国家,有着亚德里亚海东岸充满苍劲的自然风景,物价不高,比较安全,英文交流无障碍。借着权利游戏的热播,相信日后会越来越火爆,有打算旅游的朋友们应该趁早。

, , , ,

Leave a comment

2017.04.24 生化危机一代高清重制

2015年玩生化危机启示录一代时我就告诫自己,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可就是小心脏受不了这么大的折腾,直到一两年后的今天我还能感受到 “Mayday Mayday” 的恐怖感。可当上个月遇到 PS Plus 会免一代重制时,我又犯贱下载了。

但我现在还是要说,这贱犯的好,真好。

一代从剧情,到解谜,到画面都无可挑剔,就连饱受诟病的视角和控制在我看来都算这款作品里不可缺少的设计,为整额恐怖气氛的营造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这次也是老婆全程陪玩,浓浓的恐怖感直到后半程稍微习惯点后才有所减轻,而且整个流程真的是非常过瘾。

之前记得有人在网上说当今电影的水平已经被电子游戏抛在了后面了,这代的生化危机确实证明了这点,难能可贵的是,它是在十多年前就证明了这点。

Chris 一周目过关后的感想,一是打算过段时间再用 Jill 过二周目(剧情还有所不同),二是有机会一定要补齐其他几代。

, , ,

Leave a comment